KEMILA🔫

🐳

好想写星战AU´_>`
小学徒Sun×小师傅Park
脑补一下好像很带感

太阳

◇


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很高的个子,说话的时候还有点怯怯的,俨然是一个还未长成的青涩少年。和你合了影,让人传达了前辈对后辈应有的鼓励,转身就听闻了你向媒体说要超过我之类的豪言壮语。尽管知道没有什么人会把这话放在心上,我倒仍觉得有那么点意思。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乳臭味干的小奶狗向比它要庞大几倍的事物虎视眈眈,落差很大,却是一场持续很久的拉锯战。

 

果不其然,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你的存在,你的名字开始频繁地在我耳边出现,教练的口中、记者的问题,我的名字渐渐地和你挂上钩。而你仍像个小孩似的,从我的耳机到领奖方式,一样不落地拷贝到你自己身上去。比起无奈,我更多地觉得有趣。人对新鲜事物总有那么点好奇心的,更何况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同行——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大男孩,以为全世界都喜欢你。喜恶似乎被写在你的脸上,逢一个人换一个色,让人又爱又恨。

 

我的年纪不算太大,但经历的波折让我看透了人心冷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总算明白了不是所有人都会剥去所有铅华,把一颗真心赤裸裸地展示在我的面前。而你总是与别人不同,掏心掏肺地对待你喜欢的人。打开邮箱,我一般都能看到收件箱里有几封邮件显示发信人是你,而那些邮件的大部分是些芝麻大的小事。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几个英文句子加上偶尔会出现的语法错误,构成了一封有来无往的跨国问候。我想回复你的好意,但手指悬在键盘上迟迟按不下去。我们……有那么熟吗?我收回手,移动鼠标,把它们勾为已读,便没有再去理会它们。

 

最让我惊讶的是仁川亚运会上你的举动。你的出场很高调,形形色色的人为你让出了一条路,让我能看到你挠着头径直向我走过来,脸上带着点不好意思的笑。和你问好的时候你伏在我的耳边,紧紧地攥住我的手,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句生日快乐。你将蛋糕端至我的眼前。镁光灯一下子在四周亮起,快门声和观众席上的喊声混杂在我的耳边。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耳垂,有些混乱,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们的名字必定会出现在第二天的新闻头条。这还没完,你笨拙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我,我取过来,转向媒体,却没忍住地瞥了你一眼。你笑得很开心,还吐了吐舌头,似乎很享受观众席上的呼声。我笑你还是个小孩,不知道“收敛”两个字怎么写。

 

那天晚上,你敲响了我房间的门,像个小学生似的笔直地站在门口,一如当年的青涩模样。你过了很久都没有开口,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慢慢地等,等你想好该押多大的筹码在这场赌局上。不知过了多久,我站得脚有些发麻了,你才开口,无非是那几个字,我说我知道,但我们不能在一起。话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想着这是哪部韩剧里的剧情,那么狗血。我抬头看了你一眼,你竟出奇的平静,只是问了句为什么。我不记得当时我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句子在我脑海里很难拼凑起来,而你的表情依旧没有波动,淡淡地瞅着我,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进去。我艰难地表达完我的想法,你沉默了几秒,说了句“可是你喜欢我”。你的语气没有半点迟疑,陈述句,利落地把六个字劈头盖脸地打在我的身上,也不给自己留半点后路。我愣了半晌,算是懂了。你把所有都押了上去,不因为其他什么,只是因为你的底气太足,确信你不会空着口袋落魄而归。

 

你的底牌让我所有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刚刚建立起来的城堡轰然崩塌。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你应该去找一个好的女孩,成立一个家,而不是站在我的门口倔强地停留在两条直线的交点处恋恋不舍。我说感情不能强求,你说你可以等。等什么?我们是直线不是射线,不会交融在一点就停止生长。我们是殊途,亦不同归。

 

那次之后,我们很久都没有再见面。然而打开邮箱依旧有你的邮件,手机上也有你发来的消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还是那么几句英文问候,不过总算有所长进,没什么语法错误了。我挑了一封回了句谢谢,其他几封信算是石沉大海。

 

再一次碰面,是在汉江市民公园。3月的傍晚,天气还未回暖,我围着围巾站在花坛边,你就站在我的不远处,近乎两米的个子让你格外显眼,所幸现在公园里的人不太多,只有些小情侣来这里看盘浦大桥的喷水表演。你四处张望,转向我这儿的时候,我似乎能感受的你浑身散发出来的惊喜。你大跨步地朝我走过来,用力地抱紧了我,头埋在我的肩窝那里,嘴里只是喃喃地重复着我的名字,一声比一声委屈。我不禁哑然失笑:好像该哭的人应该是我吧?你的怀抱很暖和,也很牢固,让我终于可以在里面歇一歇。我恍惚地想着被笼罩在黑暗里的这几个月,越过你的肩膀,盘浦大桥上的灯光绚烂多彩,闪烁在我的眼前。我使劲眨了眨眼,眼眶酸酸的,却始终落不下眼泪。

 

你看,我多坚强。

 

我们站在不显眼的阴暗处,不会有人看到我们的拥抱。你的双手环得很紧,得以让我感受到我真实地存在过。隐去了灯光,隐去了嘈杂,这个世界上大概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在这里相互取暖。我从你的怀抱里索取着温暖和安详——不要怪我贪心,我只是太冷了。

 

我太冷了,而太阳如期而至。

-fin-

喜欢 [学生AU/小甜饼一发完]

来一发小甜饼激发我学习的兴趣(x

----------------------------------------------------------------------

高二五班的Sun喜欢高二六班的Park,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秘密?

 

对,因为Sun认为它是个秘密。

 

那就随他好了——尽管这表现得那么明显。

 

Sun,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脸白净得很,在校内也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也许是其他方面太受老天眷顾,也许是自身不够成熟,他的情路坎坎坷坷,直到遇见了Park。

 

型号一样的手机,款式相同的衣服,连耳机都是清一色的beats。

 

全班几乎每个人都悄悄地问过他:“哎,你们两个……成了?”

 

“没有啊。”Sun一脸的诚恳和无辜,“你们想多了吧?”

 

结果招来了清一色的白眼。

 

而当Park看到那个天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还戴着同款的人时,总是笑着说:“挺好的。”

 

—Park今天又夸我了。

 

Sun在小本子上记了一笔,然后心满意足地翻了翻前面的几页,哼着歌下去上体育课了。

 

唯一的一次突破是在军训的时候,正逢Park的生日,Sun捧着个从外面订的蛋糕往Park面前一站,顿时所有人都沸腾了。而Sun策划已久的抹蛋糕行动也圆满完成任务,唯一不足的是当他得意洋洋地回头时,面前是教官皮笑肉不笑的脸。

 

于是他以妨碍训练之由被教官罚站了一个多小时的军姿。

 

末了,熄灯前,Park在宿舍前的草坪上找到了在揪着狗尾巴草玩的Sun,他蹲在旁边,借着昏黄的灯光端详着Sun的脸,然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Sun一脸郁闷地看着对方。

 

“还白的回来吗?”Park指了指他的脸,笑得很开心。

 

Sun脖子一梗:“当然!”

 

“那就好,让你晒成这样我太不好意思了。”

 

Sun挠挠头:“哎……没事……蛋糕好吃吗?”

 

Park摸了摸耳垂,抬眼便看见Sun那有些嘚瑟的小表情,无奈地把一直拿在手里的盒子递给他。

 

Sun打开盖子,里面装着一块切下来的生日蛋糕。

 

“吃吧,我晚饭的时候可没在食堂看到你。”

 

捧着个盒子,Sun感觉幸福感爆棚,扬着嘴角,迟迟没有拿起叉子,直到对方戳了戳他的胳膊。

 

“再不吃的话就要熄灯了。”

 

Sun这才往嘴里塞了一口蛋糕,腮帮子立刻鼓了起来,像个包子似的。

 

空旷的草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隐约还能听见宿舍里传来的吵闹声。Park托着腮,瞥了旁边的人一眼,对方狼吞虎咽吃得正欢。

 

他失笑:“你慢点,当心噎着。”

 

对方嘴里含着蛋糕含含糊糊地念叨了一会儿,见Park没有理他,费劲儿地把东西咽下去,侧过身抱了抱Park。

 

“Park。”

 

“嗯?”

 

“好喜欢你啊。”

 

“嗯,我知道。”

 

“奶油味的Park……”

 

“……你小子!”

 

Park给了对方一顿肘击。

 

回到学校,众人惊奇地发现Sun不再天天和Park撞同款了,于是又有人凑上去悄悄地问:“哎,我说……你俩掰了?”

 

“没啊。”Sun一如既往的诚恳和无辜,“你们想多了吧。”

-end-

明天就要开学了
然而又想开新坑了
我tm也是没谁了🌚

并没有人和我一起考你哩sp的古 🌚
委屈🌚
一个人爬xq太糟心了🌚

鲸落 [3]

1

2

chapter3

◇

 

Park坠入了一个黑暗的空间。

四周都是冰冷的海水,而他在下沉,不断地下沉。

他四处摸索,想要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抓住一些可以让他依靠的东西,但四周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深海的噪音都消失不见,只有无边无际的静寂在这里流淌,蔓延开来。水纹掺杂着令人不安的气息,搅拌成混沌的一片,慢慢地飘开。

他试图踩水让自己上浮,但无济于事。海底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缠着他,让他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脱身。

Park彻底慌乱了起来。

蓦地,一只手碰了碰他的右肩。

Park猛然回头,却在下一秒就像梗住一般,无法流畅的说出话来。

眼前的人和Sun的形象重叠起来,一模一样,脸上带着点委屈。

—Park你不喜欢我。

—你为什么知道我那么喜欢你却不答应我?

—为什么?

对方没有开口,Park却清楚地听见了Sun的声音。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面前的人早已慢慢融入了黑暗的空间里。

Park着急地张嘴想要叫住他,但冰冷苦涩的海水立刻灌进了他的口腔,鼻腔沉沉的。窒息感让他把对方才的疑惑抛至脑后,挣扎起来,但双臂的划动在深海里毫无用处。

然而没有用来给他思考的时间,伴随着细微的杂音,他的四周缓缓显现了一个又一个他素未谋面的人,却都是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黑色的衣服,他们似乎与身边的黑暗相互交融,互为一体,唯有身体边缘发出的微量的光可以让Park大致看清楚他们的轮廓。

他们沉默着向他靠近,没有一点生气,眼睛乌沉沉的,像是从沼泽深处爬上来一般,带着冰冷腐烂的气息。

Park想逃,双腿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移动,只是不断地往下沉,而那些人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不再有动作。

他伸长手臂,却没有人来拉住,仿佛他从没有出现过似的。

Park只能下沉,在痛苦的边缘挣扎。他不知道还有多深,只有海浪在他的身上不断地翻滚……

 

他猛地睁开眼,心脏跳动得很快,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

他的四周依旧一片昏暗,不过从窗帘后隐隐约约透进来的光让他安心不少——他还在他的房间内,没有海水,没有Sun,没有那些人,耳边只有时钟指针划过的声音。

Park用手背擦去了汗珠,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用被子紧紧地卷住了自己,蜷缩起来。

他太累了,这次的赛事让他身心疲惫。DSQ事件、国内媒体的压力,再加上Sun的事情,一重一重的对他加压,即便他足够成熟,内心足够强大,也免不了精神力上一点点的崩塌。

Park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担忧,可在异国他乡,他没什么人可以去倾诉,导致连续几个晚上的睡眠质量都不是很高,而今天的噩梦更是让他毫无睡意。

它太过真实了,以至于当Park闭上眼时,又仿佛回到了那片深海。

在那里,没有人去救他,任凭他往海洋最深处沉去。

-tbc-

翻资料的时候,看到朴先生笑着说伦敦的事情,致郁

朴先生的特辑是我内心一直过不去的一道坎😞
怎么办嘞😞

SunPark 10题 [又名:朴先生心塞的日常]

第二份小甜饼

祝食用愉快~

小甜饼1~10

◇

11.均衡理论(三个人很难相处的构造问题)

又是一年奥运时。

Sun:... ...

朴先生:... ...

萩野公介:我也很尴尬啊,你们不要看我啊。

 

12.条件反射

朴先生承认这件事情的问题在他身上——

“Park!你看!我厉害吧!”

“嗯,厉害。”摸摸下巴。

“PAAARK——”

“在呢。”摸摸下巴。

隔壁泳道的Sun游了过来。

朴先生又摸了摸对方下巴。

等一下... ...

好像太顺手了哦... ...

 

13.贪恋温度

“快松开啦。”被Sun圈在怀里的朴先生一脸无奈。
对方没有应声,反而将双臂收得更紧了些。
“Sun——”
“仁川太冷了,让我抱一会儿嘛。”Sun的脸颊蹭着朴先生的发梢,含含糊糊地念叨着,“Park好暖和啊,能揣在怀里就好了... ...”
“呀!你小子!”

 

14.替对方挑衣服

Sun双手环抱看着眼前的人,深沉地点点头。
“Park,相信我的眼光。”
朴先生转过身面对落地镜,里面的人身穿红色T恤,下着莹绿色运动裤,搭配得很精彩。
精彩到朴先生表示并不认识镜子里的人是谁。
信你个大头鬼啊!

 

15.针锋相对的示爱

“Park是个十分伟大的运动员,我很尊敬他。”
“SunYang选手状态很好,真是个完美的运动员啊。”
“... ...在这里祝Park生日快乐,明天是他的25岁生日。”

“那小子像兔子一样在旁边蹦来蹦去。”
... ...
果然世界冠军的示爱方法和常人就是不一样。

 

16.纹身

Sun一直觉得朴先生纹在人鱼线旁边的五环纹身很性感。
尤其是当他指尖轻轻描绘那五环形状的时候,对方难以抑制的呻吟。

 

17.“辣鸡”堆中的热恋

Sun和朴先生的热恋期间,游泳队的队员们表示很难熬。
你问为什么?
如果你天天面对一个“恕我直言,在座的单身狗都是辣鸡”的眼神,你会觉得不难熬?

 

18.淋浴室

那是在朴先生和Sun还不是很熟的时候。

朴先生又在淋浴室偶遇了小粉丝。

对方看到他之后脸上立马挂起了笑容,飞快地举起手向朴先生打招呼。

看到Sun那么喜欢自己,朴先生是很高兴没错。

不过... ...

伴随着Sun激动的问候,他被撒了一脸水珠子。

朴先生默默地抹了一把脸。

真是热情啊。

 

19.基尔伯特法则(真正的危险是没有人跟你提过他的危险之处)

 

一步、两步。

已经很接近了。

Sun蹑手蹑脚地悄悄走到朴先生的背后,然后... ...

我扑!

他一头扎进了柔软的被子。

... ...哎哟。

Sun苦着脸抬起头,看见朴先生在一边捂着肚子笑得很开心。

他默默地又把脸埋回了被子——太丢人了。

怎么没人告诉他Park竟然还会这样玩!

 

20.年华逝去

朴先生已经很老了。

老到他根本记不清在他的眼前周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老到他已经不在乎眼角有多少根细细的鱼尾纹;

老到他即便拄着拐杖走路也摇摇晃晃。

但至少,Sun还陪在他的身边。

-END-



鲸落的第三章本来已经写好了,但看了几遍后觉得我对人物的性格还没有把控得很好,所以又给删掉了。我想了想,因为是现实向的文章,为了避免太过OOC的情况出现,还是需要把SP两人的影像资料再细细看一遍,所以会过一段时间再更鲸落,实在不好意思啦。


PS:如果有小可爱有SP的时间线(或者可以找到时间线的地方)请私我,蟹蟹啦!

SunPark 10题[又名:朴先生心塞的日常]

一份小甜饼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x

祝食用愉快~

◇

1.恋人的收集癖

朴先生能够接受桌上摆着十几副与他同款的耳机,能够接受每次比赛的时候Sun都一脸嘚瑟地带了几条与他同款的泳裤,甚至能够笑嘻嘻地看着Sun在颁奖典礼时模仿他领奖形式的傻样。

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他浏览Sun的手机时,发现了他的破音合集。

而且还被置顶了。

“呀!Sun你快点删掉!”

 

2.交换肢体

依旧是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清晨,然而这并没有为朴先生带来好的心情。

还有什么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灵魂住进了一米九九的身体更加不科学的事情?

Sun好像还很高兴的样子... ...

朴先生看着对方脸上根本掩饰不住的笑容和不安分的手脚,心很塞。

拜托,不要顶着我的脸做出那么傻的动作好不好?

他内心的白眼还没来得及翻完,对方的一句感叹让他顿时心中燃起了久违的一把怒火。

“原来我有这么高啊!”

“... ...Sun Yang!”

 

3小池定律(越是沉醉的东西越是抓住不放)

“Park!”

“Park!”

“PAAAAAARK——”

一声接着一声的撒娇声从他的身后传来,还是拖长音调百转千回的那种。

魔音贯耳。

“你快去睡觉,我还有事要做。”朴先生头也没回的挥挥手。

“你陪我睡觉啦。”Sun撇着嘴角趴在床上,几乎快要望穿朴先生的背影。

 â€œå¯æˆ‘要赶完这篇论文啊。”

“PARKYYYY——”

朴先生彻底没辙,抱着笔记本爬上床,随手抓过一个玩偶垫在背后。

“啊...那个是...”玩偶爱好者Sun刚想心疼他的白熊,朴先生一个眼刀杀过去,立马噤了声。

“我在床上写行了吧。”

“嗯!”

 

4.身高差

身高差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尤其当你和你的男或女朋友是最萌身高差的时候,优势尽显。

你可以伸长手臂一把把对方搂在怀里,然后整个儿抱住。

你可以从背后偷偷给对方一个怀抱杀,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然后凑到耳边说几句让对方脸红的情话。

或者... ...

 â€œSun,电灯坏了你换一下。”

“Sun太阳太大了你帮我挡挡。”

“Sun... ...” 

Sun皱着脸默默地想: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喂... ...

 

5.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汗水一点点渗透进Sun的衣服,浑身的皮肤都烧的发烫,但寒意却从背上窜起,扩散到全身,使他四肢僵硬,关节隐隐作痛。

伴随着一阵细小的脚步声,一团黑影从他的视线的边缘急急地掠来。

他被纳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传递来的热量让他真实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

还是Park最暖了... ...
他浑浑噩噩地想着,又不由自主地往朴先生身上靠了靠。

 

6.帮对方吹头发

当Sun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想往床上倒去时,朴先生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了他。

 â€œä½ å¤´å‘还没吹干呢!”

“可是我好困啊。”Sun揉揉眼睛,一脸不情愿地松开枕头。

朴先生拿过吹风机坐在床沿,无奈地招招手:“过来,坐在这里。”

Sun乖乖地盘腿坐在了朴先生的双膝之间,背靠着他。

“呀,真是的,头发不吹干会头疼的啊。”朴先生一边低声嘀咕着一边帮Sun吹干还在滴水的头发。

Sun感受到头顶上的手掌细细摩挲着他的发丝,眯着眼睛往朴先生的手臂上蹭了蹭。

“有你在嘛。”

朴先生再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养了一条大型金毛。 

7.你从来不知道的事

 Sun有一本朴先生不知道的小本子,上面记录的杂七杂八的,但每页必有朴先生的大名。

—这次Park又赢了我,我一定要好好努力,超过他!

—Park带了新的耳机,哪天我也要去买一个。

—今天去的那家店好好吃,下次要带Park一起去。

—今天偶遇Park了!

……

反正这本本子绝对不能被Park发现!( ̄へ ̄)

 

8.单方面认为的浪漫

站在领奖台上的朴先生莫名感到右边有一道强烈的目光注视着他,让他浑身不自在。

 

他回过头——

 

果不其然... ...

 

Sun原本只是偷偷瞟几眼的小动作被发现之后,反而更加大方地盯着朴先生。

 

朴先生默默地撇开眼神,四处环顾,假装在看风景... ...

 

“Sun,你这样太明显了啊。”

 

回到休息室,朴先生苦口婆心地再一次教导对方眼神要收敛点,毕竟人家冠军站在中间也尴尬是不?

 

“喜欢你才看你的嘛。”Sun嘴角下撇,甩给朴先生一个标志性的表情。

 

好吧... ...朴先生再一次放弃了他的劝说。

 

9.把孩子丢下去旅行吧

 â€œå®å”叔,你收留我几天呗。”

 

10.要永远在一起啊

Sun躺在床上,抱着朴先生,和他说,他们俩要一起游,游不动了一起退役,然后一起躲到一个外人找不到的地方,度过余下的日子。

“这样太不切合实际了,Sun”

“那又怎么样?”Sun不服地撇嘴,“我当初也没想过能和你在一起啊,现在呢!?”

朴先生一下子失语。

“反正我们要在一起,我不离开你,你也不能离开我。”Sun埋在他的肩窝,传来的声音闷闷的,带着点小孩般的赌气。

朴先生失笑地揉了揉Sun的头发。

我当然不会离开你,傻瓜。

-END-

鲸落 [2]

1

2.

门在身后“碰”的一下撞上,Park一头倒在柔软的床上,随意地拉过被子,把脸埋在里面。

 

他闭着眼,耳边很安静,能感受到的只有棉织品的味道和闷热稀薄的空气。

 

这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而且使他的大脑更加混乱。

 

这样不行,Park告诉自己,得让自己清醒一点。

 

他浑浑噩噩地起身到卫生间里洗了把脸,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

 

他似乎还能感受到不久前被Sun的手掌搭过的那块地方,热意还在那边慢慢渗透着。

 

Sun刚刚有些鲁莽的举动让他一下子手足无措,抡对方一拳的想法并非没有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但这很快被排山倒海般的尴尬淹没了。

 

诚然,心思细腻如他不会不知道Sun对他已经超出原有范围的喜爱,可他一向不擅长对付这种事情,更何况对方还是他看作朋友的Sun。他回想着Sun从一开始唯唯诺诺地朝自己问好到现在无论从肢体还是言语上的亲昵举动,双眉皱了起来。

 

他原本以为Sun清楚地知晓那条不该逾越的线,但他错了,Sun比他想的要直白的多。

 

今天发生的事是Park没有预料到的。

 

啊...真是烦死了。

 

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那个孩子的执拗。

 

就在Park泄气地走回房间时,门被敲响了。

 

他打开门,Sun笔直地站在门口。

 

“Sun?”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Your towel.”Sun伸出手,将一块被叠得很整齐的毛巾递到他眼前。

 

“Er...Thank you.”

 

他当时太慌乱了,只想着快点离开那里,连东西都没有整理好便匆匆跑走了。回到奥运村也没有发现落了东西在淋浴室,更没有想到Sun会把它送过来。

 

Park扯出笑容,接了过来,把它攥在手里,迟疑地开口,

 

“If you have nothing else to...”

 

“Park.”

 

Sun不由分说地打断了他的话,让对方惊异地看向自己。

 

“Give me an answer.”

 

Park仰着头,走廊里的灯光从Sun的背后投射下来,再加上Sun本来就极占优势的身高,这给了他无形的压力。

 

他抿了抿唇,说:”We can’t be together.”

 

“You don’t like me?”

 

“No,you’re my friend.”

 

“Just friends?”

 

Sun仿佛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盆冷水,让他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底。

 

Park注意到眼前人的嘴角往下撇了撇,还抽了下鼻子,便有些不忍心再和对方说其他的话,只是点点头,静静地候着Sun的回应。

 

Sun怅然若失地后退一步,但只是定定的站在那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Sun,you need a good rest.Goodnight.”

 

门快关上的一刹那,Park听见了一声低落的“goodnight”从门后传来。他顿了顿,轻轻把门关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Sun,这个夜晚,于你于我,都不会太过安详。

-tbc-

嘀,朋友卡